壳杏补刀侠

杂食党,擅长开脑洞但十分不擅长填,至今没有一篇填完的文,MV随机产出,撞梗小达人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 J2> If time is all I have 01-05 TBC

    01.

    故事大概是在一个图书馆开始的。

久违的阴天将整个奥斯汀都包围了起来,云沉得像是要掉下来一样,空气中弥漫着充足的水分,扑面而来的雾似乎要在皮肤的每一个角落留下痕迹,就连图书馆内都觉得潮湿无比。

Jensen正在书架间心情愉快的整理着图书。谁说所有人都喜欢晴天的?太过热情的德州太阳总是会把人的精力和水分一起蒸发掉,难得的一个阴雨天正好可以用来放松一下心情。Jensen想,不过这时他完全忘了考虑雨天怎么回家的难题。

也许是阴天带来的愉快心情使他并没有感觉到手指的发麻,当他再次眨眼的时候,自己已经赤身裸体的站在一片杉树林里。

“oh,damn it!”Jensen小声的咒骂着,迅速的跑到树林附近的一个仓库旁,手法熟练的撬开了锁,拿出了一套衣服换上。没错,Jensen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时间点,这种特殊的能力源于他患上的一种时空错位的疾病,这种疾病会使他出现在过去和未来的任何位置,但缺点是他甚至不能控制自己要去的时间和地方,或者保证在到达某个时间点是穿着衣服的,这使他无辜的被当成变态好几次。所以Jensen一直厌恶着这种病症,或者说,Jensen厌恶着这个他不可控的人生。

Jensen觉得刚刚的好心情全都被破坏完了,天知道这次又到了什么鬼地方,或者这次要待多久才能回去。他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周围,这里似乎是一所中学,树叶透过光在在图书馆的墙壁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青灰砖墙上老旧的颜色慢悠悠、絮絮碎碎诉说着经历过的多年风雨,慢慢沉淀出一种稳重的姿态。这应该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

但实际上,Jensen一点也不喜欢学校,更不怀念他的学生生活。他的整个高中时期几乎没有朋友——他总害怕和别人握手谈话时突然消失,只剩下几件衣服堆落在地上,又担心自己会赤身裸体出现在同学面前。这使得他高中时期怯于与他人交往,以至于被同年级的人戏称为“害羞的小美人”。不,Jensen绝对是个硬挺挺的德州硬汉,但是,即使作为硬汉,也是要考虑会不会吓到别人的感受的。

一阵柔和低沉的大提琴声从礼堂传来,音符像液体一样缓缓的从琴弦上流淌下来,流向草坪和树丛,浸湿孩子们晒在阳光下的衣服,飘进Jensen的耳朵里。大提琴听起来十分的…温柔?Jensen不知道这个词应不应该形容音乐,但是该死的他想不出其他更适合的词。低沉的琴声如同湖面上吹过的清风,清晨森林里飞出的第一只幼鸟,让人觉得安全和舒适,好像找到毕生都在寻找的归处。

Jensen从窗户看向礼堂里正在演奏的少年,少年有着青春期迅速长高的个子和依旧单薄的肩膀。Jensen看不清少年的脸,却莫名的觉得自己能感受到他细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弹奏,感觉到有微风吹动他柔软的刘海,Jensen甚至能感觉到刘海下有一双专注的而又迷人的绿色眼睛。

Jensen再次感觉到手指发麻,他该回到自己的时间里了。可惜没有听完这首曲子,他想,或许他会在曲子结束时给少年鼓掌。毕竟,这么棒的大提琴手并不常见,不是么?

但Jensen消失的太快,并没有看到一曲结束后少年期待而紧张的跑向台下,寻找某人的身影。

02.

Jensen淡定的换上刚才在图书馆掉落的衣服,这种事在发生了很多遍以后就会变得习以为常。只是令Jensen不解的是,虽然他不能掌控时间,但一般来讲,他总是会回到在他人生中比较重要的地方。但是他对刚才那个教堂一点印象都没有。

“请问一下,欧洲历史类的书在哪里?”

Jensen回头,看到一个背着双肩背包的青年,柔软的刘海下有一双蕴含着星云般的、明绿色的眼睛,他嘴角可以称之为可爱的微笑因为惊讶而微微收起。下一秒,Jensen就被一个大金毛迅速抱住。

“Jensen!”大金毛的肩膀很宽,双臂长长的,正好可以把同样也很高大的Jensen抱在怀里。

“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你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委屈。

Jensen诧异的看着青年,他觉得怀里的青年闻起来像阳光,青草,肥皂的混合物,恩…大概还有琴油。可是他并没有在脑海里搜索出青年的形象。于是Jensen想了一下:

“可是,我想我应该不认识你。”

青年放开他,歪头思考了一下,随即笑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没关系,Jensen,我记得你。”

他迅速的整了整衣摆,胡乱的抹了一把刘海,伸出手说:

“你好Jensen,我叫Jared,Jared Padalecki。这也许是你第一次见到我,但绝不是我见到你的第一面……”Jared停了一下,似乎因为自己无序的语言而羞涩了一下。

“你介不介意在下班了以后,和我聊一下?”Jared拿出纸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他,“就在图书馆附近的那家中餐厅。”

Jensen怔了一下,那是他最喜欢的餐厅。

Jared见他没有反应,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脸上带了些讨好的表情。

谁会答应一个见面不过2分钟的人的邀请啊,但Jensen就是对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还有,上帝啊,可不可以不要再让他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着我,Jensen想,他的狗耳朵都快要冒出来了。

“恩…附近的中餐厅?好的,我是说可以。”Jensen最后还是拜倒在Jared的狗狗眼攻势下。

“好的,我们晚上见。”

“…晚上见。”

过了一会以后,Jensen才反应过来Jared也没有拿历史学的书。他跑到楼梯口,早已经看不见Jared的身影。

他们彼此中人生最关键的齿轮已经合上,命运的轨迹开始缓缓转动,楼上的Jensen或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走下楼的Jared已经知道该怎么去做。 

窗外的乌云已经渐渐散去,黄昏的阳光穿透乌云的间隙照在广场上熙熙攘攘回家的人群身上。

03.

Jensen到餐馆的时候Jared已经在那里了,桌子上放着他最喜欢的菜。他真的认识我,Jensen想。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为什么不认识你。”Jensen说。

“恩,我知道你是个时间旅行者,”Jared回答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大概比现在要老一点,大概30左右吧。”

“所以…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那是我六岁的时候,你出现在我家后院里。没有穿衣服,是我偷了我爸爸的衣服给你,”Jared笑了一下,“然后你告诉我你是时间旅行者。”

“你就这么相信了?”

“你不能低估一个6岁儿童的想象力,尤其是他看到那个人在他面前逐渐透明消失,身上的衣服掉落一地的时候。”

“我吓到你了么?”Jensen还记得第一次在妹妹Mackenzie面前消失时她被吓哭的样子。

“不,”Jared温柔地看着他,“实际上,我觉得那是一件很好的事。你会在人生中每个重要的时间点反复出现,一遍遍去温习发生过的美好的事,这难道不是上天的恩赐吗?”

“更何况,如果你不是时间旅行者的话,我们大概永远不会见面了。”

那是1989年6月的一天,雨水在昨夜洗刷了整个森林,叶子重新变得翠绿起来,静静依偎在树的旁边。松鼠在丛林中奔跑,留下小小的脚印,而幼嫩的蘑菇从枯败的腐叶中钻出来,胆怯而小心的露出一点点菌盖。

我们6岁的Jared·Padalecki小朋友带着三明治独自出来野餐。当他把野餐布铺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听见旁边灌木丛里叶子摩擦的声音,Jared有些紧张的看向灌木丛,有点相信了Jeff说的后院里有熊的鬼话。他抓起一颗石头向灌木丛扔去,却意外的听到一声人的叫声。

“Jared?是你吗?”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Jensen,Jensen▪Ackles,是个时间旅行者。”Jensen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以后的朋友。”

很好,Jensen一脸正经的向Jared解释,就好像时间旅行者这个词不是刚想到的一样。

“所以,你不是可以在时空间穿梭?”Jared一脸好奇的问。Jensen他身后的尾巴都要摇起来了。

“当然可以,我还可以随便拯救个人类什么,就和星际迷航一样。”

“那是神秘博士啦!”Jared喊到。

Jensen不禁笑出声,这孩子还真是从小就是个nerd。

“那你为什么来我家的庄园,是这里出什么事了么?”Jared突然紧张的问到。

“不,这次降落在这里只是因为我……我的飞行地点设置错误了。”Jensen继续老神在在的说道,丝毫没有欺骗未成年的罪恶感。“所以我马上就会离开这里,去执行我的任务。”Jensen已经感觉到手臂的发麻,应该是时间了。

“…你还会回来看我么?”沉默一会的Jared抬起头来,用微微发红的眼睛看着他。

Jensen尤其受不了这种puppy eyes,特别还是迷你号的Jared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当然,我当然会回来看你,但是你要保证你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小小的Jared郑重的捏起拳头:“我发誓。”

Jensen的手指已经开始变透明,“那么,下次见了,Jared。”

    Jared呆呆的看着Jensen消失后掉下来的毯子,又开心起来。他答应回来看我,Jared想,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04

“所以,我就是这么遇到你的?”Jensen有些好奇。

“嗯,”Jared喝了一口茶,“当时我真的以为你是超级英雄,然后每天都去后院那里等着你。” 

“对不起啊,”Jensen后知后觉的觉得抱歉,让一个小孩子在那个地方等那么久,让他觉得很内疚。

“不,”Jared握住他的手,“你每次都会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出现,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有种感觉毫无征兆的涌上了Jensen的心上,温柔的想让人流泪,想让人去相信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想让Jensen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Jensen说。 

 

     Jared不知道Jensen要带他去哪,他扭头看着Jensen,奥斯汀的星光洒在他们走过的路上,不甚清晰的灯光让Jensen的脸看起来朦朦胧胧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的阴影使他看起来像古希腊雕像一样英俊。Jensen的嘴角有点微微翘起,眼底堆满了笑意。

Jared近乎痴迷的看着他的Jensen,对的,他的Jensen。Jared开始觉得之前16年漫长的等待时光都是为了今天的来临。

直到Jensen有点红着脸转过头瞪了他一眼,Jared才发觉自己的眼神太过热切。之后他看着Jensen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薄围巾,Jensen尴尬的咳了一下:“蒙上你的眼睛。”

他几乎要因为Jensen可爱的行为笑出声,却又服从的任由Jensen蒙上了他的眼睛。

 

爱情总是令人盲目,不对么?

 

 

“为什么要我蒙上眼?”Jared一边握着Jensen的手一边小心翼翼得走。

“这叫保持神秘感,你懂不懂?”耳边传来Jensen气急败坏的声音。好吧,Jensen不得不承认,他也觉得这种做法太对不起他德州硬汉的形象了。

“好了,到了。”Jensen走到Jared身后,解下了蒙着眼睛的围巾。“这是我小时候经常来的房子。”

“oh,这还真是个特殊的地方。”

Jensen十分懊恼,“虽然乱了一点……”

“不,这很好。”Jared慢慢靠近Jensen,“我一直想要了解你更多。我知道你现在还不了解我,但我保证我们之间会发生更多的事…”

Jared深吸了一口气,“你已经参与了我之前的生活,我希望我可以参与你之后的人生。”

Jensen感觉有点喘不上气,对面的青年似乎和他离得太近了,暗黄色的灯光打在Jared身上,使他看起来模糊而美好。较暗的环境把Jensen的感官变得异常敏锐,他能感觉到Jared温热的呼吸洒在脸上,能嗅到Jared嘴唇上橘子汁的味道,能看到Jared眼睛有绿色的漩涡在旋转,离他越来越近。能感觉到…Jared的嘴唇正覆盖在他的嘴唇上。

开始的时候还是相互摩擦,但渐渐的,摩擦再不能满足他们。不知道是谁开始主动,将舌尖深入对方的口腔去攻城略地。他们好像是在慢慢加温的水里的鱼一样,在逐渐高温的空气中变得无力抗拒,缓缓的看着氧气的消失却沉迷于燥热的情欲之中。

Jensen在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Jared的抽离,在看见那个“小男孩”郑重的问出可以吗三个字时笑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点了一下头。26岁的Jensen  Ackles开始第一次相信命中注定这个词。

午夜的风轻轻吹动窗帘,也吹散了Jared在亲吻中的呢喃的爱你。

 

 

 

 

   

05

昨夜的雨浇透了奥斯汀,整个城市弥漫着湿润的泥土的味道,令人心情愉快。青蓝的天空投下几缕阳光,蜗牛拖着自己粘滑的躯体缓缓地在湿漉漉的柏油马路上移动着,黑色的铁质栏杆还保留着雨滴留下的痕迹,几朵不知名的植物悄悄地将自己枝条伸过栏杆,而Jensen刚刚在沙发上清醒过来。

哦,昨晚还真是美好的一夜。Jensen这么想着,似乎完全没觉得自己和一个“还不怎么熟悉的人”一夜情有什么不对的。

楼梯传来吱呀的声音,Jensen抬头看到Jared领着早饭上楼的身影,笑了一下:或许不只是一晚。

“你在笑什么?”Jared把早饭递给他。

Jensen深吸了一口气,闻到袋子里蓝莓派的味道,从而心情愉快的决定忘记Jared弄得他腰还有一点痛的事实。

“没什么,”Jensen咬了一口派,“看见你就觉得心情好。”

Jared的脸有点变红,他立刻低下头去,小声的嘀咕:“…是看到派才觉得心情好吧。”

“什么?”Jensen戳了一下Jared。

“没什么”Jared闷闷的把他的原话返还回去。

坐了一会,Jared突然开口:“鉴于昨晚的事情,要不要把咱们关系进一步?”他一边说一边揉搓着手指。

Jensen看他的脖子也渐渐开始变红,决定逗弄他一下:“什么关系?”

Jared的头越来越低:“比如,平等的、自由的恋爱关系……”

Jensen的面部还勉强保持着平静,但心里的小人早已经笑的爬不起来。他努力克制着声音中的笑意继续问:“那我有什么好处吗?”

Jared更加局促了,他抬起头想要和Jensen解释,却发现Jensen弯起的嘴角和因为忍笑而亮晶晶的眼睛。Jared恼羞成怒,嗷地一声扑向Jensen。

Jensen也终于笑出声,他抚摸着Jared的头毛,“这家伙怎么和只大金毛一样?”Jensen想。

“其实,还是有很多好处的,”Jared突然眯起眼睛凑近他的颈间。

“什么?”专心玩着头毛的Jensen没有反应过来。

“譬如,我们会有很多像昨天那样的夜晚。”Jared呼出的热气掠过Jensen的耳朵。

这下子红脸的变成了Jensen。

Jared看着Jensen,觉得心像午后妈妈发酵好的面团一样柔软。在期待并等待了16年之后,他终于等到真正属于Jensen和他的时间。像远游大海,穿越过几个海域只为回到家乡的鱼,他感觉自己找到了归属。

 

Jensen没想到刚刚还在脸红的Jared居然反调戏了自己,一时控制不住的血液冲向脸颊。他支支吾吾的试图岔开话题,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最后憋出了一句:“我快要迟到了…”

Jared想,他好像记起了什么……

于是两个要上班和要上课的人开始手忙脚乱的整理起来,在Jensen匆匆忙忙的奔向门口的时候,Jared一把拉住他的手,

“下周一那天有时间吗?”

Jensen的注意力一时间全集中在Jared握在他手腕上的手,“有。”

“那下周一我在这等你,这次换我带你去个地方。”Jared笑笑。

“好。”

“那,下周见。”

“下周见。”

Jensen去图书馆时的脚步轻飘飘的,他快乐的数着地上的格子,他听到鸟儿在耳边歌唱,他看到薄荷蓝的天空上点缀着几朵棉花般的云,他感觉路边生长梧桐树用树叶轻抚着凉爽的风……他怎么之前都没发觉这里的景色有这么好。

Jared出现以后,整个天气都好了起来。Jensen最后总结道。

噢,我们的Jensen恋爱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