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杏补刀侠

杂食党,擅长开脑洞但十分不擅长填,至今没有一篇填完的文,MV随机产出,撞梗小达人

【DC】【绿红HalBarry】Bartholomew

条顿一人乐骑士团:

小短篇,灵魂伴侣梗,第一次看到巴里的全名的时候的想法……




查了一下这是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名字,话说我真没见过叫这个的人。




最后摸一条鱼,明天开始闭关准备期末以防挂科,所有文暂时停更。




其实标题应该叫“灯塔照远不照近”或者“查暗恋对象的户口是非常有必要的”【滚




——————




哈尔在八岁的时候才看到他的灵魂伴侣标记。




 




人们一出生,左手无名指上就会带着一个名字,那是他在整个宇宙中唯一的灵魂伴侣的名字。这个名字将指引他找到手指上有他的名字的那个人,他们的烙印拥有相同的颜色和笔触,正如他们的灵魂一般完美契合。一般来说,孩子们长到四岁左右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个名字,从这时开始父母会给他们一个银质的指环,以防旁人看到那个可以算人生最大隐私的名字。




等他们渐渐长大,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他们会一起摘下那银戒指,换成缔结誓约的金戒指,从此一生相依相伴,永不分离。




直到八岁以前,哈尔手上的名字始终模糊不清。似乎因为那名字超出想象的长,他唯一能看清的就是那行字母的颜色,那是由金棕色组成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丽烙印。他的母亲告诉他,他的伴侣一定有着最美好的灵魂,因此才会在他们的手上留下这样美丽的烙印。




巴塞洛缪,哈尔盯着自己的无名指,费劲地拼出这个词,然后沮丧一瞬间淹没了他所有的期待。




——谁会叫这么个怪名字。




在七十亿——或者乐观点说,最少二十亿使用基本拉丁字母的人当中寻找一个巴塞洛缪简直是大海捞针,哈尔甚至怀疑,除了教堂里的那尊圣徒像,到底还有没有人真的叫这种拗口的名字。




哈尔十四岁时,他的班级里出现了第一对找到灵魂伴侣的同学。摘下戒指的那一整天他们都幸福地牵着手,心有灵犀地谈论着彼此感兴趣的一切。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感染着附近的每一个人,哈尔跟其他所有还没找到灵魂伴侣的人一样羡慕地看着,憧憬着这种灵魂共鸣带来的安心与幸福。




他至今还没遇到任何一个叫巴塞洛缪的人,可他想,不论多难,他一定要找到这个家伙。




 




成为飞行员之后他到过很多地方,从杳无人烟的荒漠到喧嚣繁华的都市;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有了知心好友和让他心动不已的对象。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哪怕一个人叫做巴塞洛缪,他的灵魂伴侣像是在刻意躲着他一样,从不在他的生活中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他看着自己无名指上金棕色的烙印,失望和疲惫渐渐累积。




 




加入正义联盟后哈尔觉得轻松了很多,因为他们有手上根本没有烙印的外星人联盟主席,灵魂伴侣早已死去、所以那烙印已经褪成一道伤疤的亚马逊公主,还有整条左手臂连带烙印都已经被毁坏的钢骨。当然蝙蝠侠从来不参与这类讨论,但据可靠小道消息说,那只恐怖的大蝙蝠手上的标记是一串不知出自何种语言的符号,那符号如此神秘,就算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也完全束手无策。




哈尔觉得释然了。至少他还能读出他伴侣的名字,至少知道他的伴侣还存活于世。相比整个宇宙而言地球显得如此之小,总有一天,他一定会遇到他的巴塞洛缪。




 




然后某一天,他在瞭望塔上撞见联盟主席和顾问在接吻,两个人姿态狂热得仿佛要把对方啃食殆尽,等他们终于因为缺氧分开,黑漆漆的大蝙蝠狠狠抓着超人的头发,压低嗓音恶狠狠地开口:“‘没有烙印’,哈?”




“你也从没告诉过我你的真名,我猜,我们扯平了?”联盟主席抓住大蝙蝠的爪子按在自己心口,按在那个用钢蓝色写着布鲁斯的地方,然后再次把他们的距离弥合成零。




他转身离去,无法控制划过心脏的酸涩。




那两个人是世界最佳搭档,是最了解最信任彼此的人,他们怎么还可能写着别人的名字,怎么可能不是灵魂伴侣呢?




他的巴塞洛缪依旧无迹可寻。




 




那天晚上他找了个很扯的理由拖着闪电侠去酒吧,点酒的架势看起来像是要把自己淹死在酒精里。好脾气的金发青年担忧地看着他,并在他酒精中毒之前果断地阻止了他。




“你说我是不是这辈子都找不到我的灵魂伴侣了?”他大着舌头含糊不清地问身边的人,巴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在安抚沮丧的大型犬。




“你一定会找到的,你是最伟大的绿灯侠,不是吗?”




金发青年看他眼神有点悲伤,像是能感应到他的痛苦一样。哈尔迷迷糊糊地想,巴里真是个好人,如果他叫巴塞洛缪多好。




如果他是我的灵魂伴侣多好。




 




又过了很久,当他终于下定决心把灵魂伴侣那一套彻底扔进黑洞,把他暗恋了好多年的同事拖上床剥的一干二净时,他无意中看到了巴里手指上的名字。那是个平平无奇的名字,毕竟哪个人一辈子不会遇到上百个叫哈罗德的家伙,可真正让他心跳加速的是那个名字的颜色,那仿如秋日麦田的金棕色,跟他自己手上的烙印完全一致。




“巴里,你的全名叫什么?”哈尔的声音都在发抖,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




“你不是早就知道……”他从哈尔那咬牙切齿的表情上看出点什么,于是回答道,“巴塞洛缪·亨利·艾伦。”




“这么多年你都没告诉过我巴里不是你的全名?!”哈尔在他耳边咆哮,猛然摘下戒指远远扔开。巴里带着点惊讶和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哈尔左手无名指上,巨大的震惊和喜悦涌进脑海,把两个超级英雄震得手足无措。




“天啊,”巴里摩挲着那个烙印,喃喃自语,“我居然不知道……”




“是啊,这么多年我都没发现,居然真的是你。”哈尔贴着他的嘴唇这样回答道,用急不可耐的热烈亲吻把彼此最后的距离磨灭成零。




他们激烈地接吻拥抱,不知疲倦地抚摸彼此,赤裸的身体摩擦出灼热的火花。他终于得以拥抱他憧憬了太久的灵魂伴侣,在灵魂共鸣与肉体结合的激越快感中,享受着人生最大的幸福。




 




“这么多年,你就没想过问问我?”当他们再次平静下来时,巴里枕着他的手臂,这样问道。




哈尔惬意地摩挲他柔软的金发,全身都洋溢着满足:“我怎么会想到还真有人叫这种怪名字……嗷!干嘛打我!”




“闭嘴,天才。”





评论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