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杏补刀侠

杂食党,擅长开脑洞但十分不擅长填,至今没有一篇填完的文,MV随机产出,撞梗小达人

盲鱼

 
 

盲鱼

 
Jason中心向,粮食文

 

分级:gen

 
 梗概:长时间生活在黑暗处的鱼会失去它的视力

 
 他诞生于黑暗。

 
 他呼吸着带有火焰灰烬的空气,生长在充斥着烂泥和绿色霉斑的街道。灰暗的小巷拒绝所有试图照进来的光束。这里的土地始终湿润并散发这糜烂的气息,时不时还会渗出一点殷红出来。

 

他生于这里,成长于这里。

 
 他第一次奔跑在小巷里,手里捏着今天唯一的面包,心中长满了恐惧的荒草,前方的路黑暗没有尽头,后面跟着越来越大的脚步声。 
 头磕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背后的脚印火烧火燎的痛,手上的面包被人大力的抢走,他的耳朵上绕满了蜜蜂,喉咙里翻出腥甜的汁液,胸腔伴随的呼吸发出嘎吱嘎吱的噪音。他看见月光下男人溅满泥点的靴子,嗅到破碎酒瓶子里发出的恶臭,砖墙上映出白烟下人类妖魔化的影子。他从没那天那么渴望长大,渴望力量。

 

他像一个顽强的植物一样盘踞在这里,努力的吸收着养分,滋以生长。他旁边的女人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她的手指变成干瘪的树枝,乳房变成枯涸的土地,肋骨像沟壑一样从灰青色的皮肤下层缓缓升起,肺部剧烈的膨胀而收缩,喉咙搅动却无法发出一个音节。然而他最忘记不了的是女人已经死去的眼里发出疯狂炽热的光,那么的不甘心和绝望。随后失去光泽,他用手闭上了她的眼睛。从这天起他失去了他的眼睛。

 
 没有眼睛使他的感官更加灵敏,行为更加大胆,他赤脚跑在依旧灰暗的小巷里,心里的恐惧却伴随着自由滋长,绕过地上尖锐的玻璃碎片,有一种戾气在年轻的孩子心里冲撞,他并不懂怎么消磨,也不懂怎么释放。

 
 开始半夜时常听到的老鼠因香烟烫烙皮毛的尖叫和人类的怪笑使他睡不着觉,后来他竟然发现没有这些的陪伴他竟然有些睡不着。失去眼睛的好处就是终于不用理会别人的眼光,他终于可以得心应手且毫无顾及做一些他原本不想做的事。夜晚他默背着城市的路线图入眠,白天他穿梭在街头巷尾,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人生的第十二个年头。

 
 那是一辆难见的好车,他感觉到轮胎粗糙的纹路和质地,但他已经不会像同年纪的孩子一样去惊叹。从巷子最深处钻出一个黑影,身上带着和他一样的泥土烧焦的气息,却向他伸出了一双温暖的手。他突然觉得眼睛里黑幕有些松动,又好像纹丝未动。

 
 后来他跳跃在城市的楼层之间,跟随迅速的黑影行动。他经历过爆炸,体验过刀刃,飞翔在半空之中,他觉得心中的冲动不再明显,有时也蠢蠢欲动。他们活动于黑夜,让乌云掩盖他们的行踪。

 
 经过一晚上刀枪的洗礼后,他和黑影站在城市最高的塔顶,眺望着远方。破晓的光从云层间撕出一道缝隙,第一缕照在他们站立的高塔上。凯夫拉面料被风吹拂在脸上,他眼前笼罩的黑幕终于粉碎破裂,第一道阳光照进他的眼中。

 
他活动着沙哑干涩的喉咙,说出来长久以来的第一句话

 

This is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源于电影《红头罩之下》结尾jason说的一句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