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杏补刀侠

杂食党,擅长开脑洞但十分不擅长填,至今没有一篇填完的文,MV随机产出,撞梗小达人

【这真的是糖的圣诞贺礼】爱的飞行日记(飞行员AU)叉男篇

这个故事是和我前面的一篇复联飞行员AU属于同系列的,

前文地址:http://bajinanshenkanwo.lofter.com/post/4585f7_7aafd02

搞笑扯皮为主,全员OOC,引起不适请立刻关闭

我爱的女神说,平时可以发展副业讲讲段子什么的,可惜我文笔不好,段子也讲不好,所以还是先练练手好了。

叉男部分

EC篇

EC的故事发生的比较早,因为毕竟红银都在复联航班开始实习了,所以在本文中Erik的年龄是40,Charles38岁。但是EC这么腻歪了N多年的恋爱史怎么能不从头开始写呢,所以咱们从头开始讲,中间会贯穿着叉男N多人的故事,比如说狼队啊,蓝色生死恋啊等等的故事,毕竟前传都叫叉男初恋了。

所以,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好,咱们从EC初见开始说

EC初见是在航空大学。

Erik18,Charles由于天才,所以16岁

Erik父母双亡,是个穷小子.但Erik是个十分自强自立的孩子,本身就聪明又肯刻苦,一边打工一边学习,考上了漫威航空大学Mutant分部。

但是成长本身就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比如Erik,他在青春期花费太多的在打工上,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培养情操,导致了之后多年的审美偏失---早期钟爱非主流文学后期钟爱青春伤痛文学。当然,那种创业致富的地摊文学一向是他的最爱,属于看见了就要买两本的那种,所以后期Mutant分院的学生经常会看见他们院的教授拎着他的合法同居人从各个地摊离开的身影。

Charles是个家庭幸福的孩子,家里父母都健在,还有一个妹妹陪他一起长大。而且十分的壕,从小长在城堡里,就像个高塔公主一样,直到大学才离开家自己生活。

彼时的Charles觉得自己终于熬出来了,去他妈的门禁和8点之前必须起床吧,酒吧我来啦。就算Charles有着这么资本腐化的家庭背景和如此颓废的大学生思想,但他还是个学霸,每科都是A,能拿全额奖学金的那种,这真是世道不公啊。

那天的天空特别蓝,从小被养在家里的Charles第一次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正当他拖着箱子在学校门口打算感叹一下未来自由生活的时候,他一眼看见了在远方拖着箱子去宿舍的Erik。

   穿着皮衣的Erik独自走在校园的小径上,树上飘落的叶子擦过他的头发,他的侧脸俊美得犹如沉寂的多年的希腊雕塑,他紧皱的眉毛可以看出他像苏格拉底一样睿智又富有深度。

当然这只是Charles的脑补,事实上Erik只是找不到宿舍是几栋楼来着。

在那一刻,Charles觉得自己Zing了。*

不过他俩真正的正式见面是在酒吧里。

性格开朗的Charles很快在学校交到了很多朋友并获得了酒店小王子的称号。那天他在表演长颈蒸馏瓶喝酒还收获了好多人喊着再来一个的时候,酒吧一旁的推搡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又是小混混欺负书呆子,无聊。” 沙发上的金发女孩说。

Charles皱了皱眉,从小的教育告诉着他欺负弱小是不被允许的,但旁边的同学都无动于衷,他也无法说什么。

但是他看到了角落独自喝酒的Erik。

  Erik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他身上潇洒又沉稳的气质奇妙的结合着,看起来就像现实生活中的佐罗一样。他修长的手指捋过头发,然后站起来充满力量的打了小混混一拳。

书里的英雄总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拯救别人,最后赢得美人归,不过现实中Erik因为寡不敌众被小混混们暴打。不过幸好他还赢得了美人归——Charles拉着他跑出了酒吧。

气喘吁吁的Erik拉着Charles的手,正打算道个谢的时候看见了Charles的脸。在月光,啊,不对,学校路灯柔和的光下,Charles看起来就像他下一个春梦对象。

Erik喃喃道:“I thought I am alone.”

“You are not alone.” Charles 看着他认真说。

于是,在一个月光悄悄从乌云边流淌下来,茉莉悄悄开放的晚上,他们zing了。

在他们俩确定关系后,就开始天天秀恩爱,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型屠狗活动。

腻的学院里的人都说不出来话。

后来这事Charles父母知道了以后,泽维尔老爷子说了他几句。当然他并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泽维尔家老爷也是饱读群书,思想开明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Charles突然危机感爆发,深觉得自己会是罗密欧朱丽叶的继承人,当晚开始收拾东西,这俩就开始轰轰烈烈的私!奔!了!

泽维尔家的老爷子觉得心里很复杂

他的内心在咆哮:我没说不行啊,你俩怎么就跑了。

但是身为一家之主,有名的学者,他又不太好真的咆哮出来,这么乌龙的是说出去也没人信。

最后他叹了一口气,随他们去吧。

另一边,私奔小情侣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这时正是Erik Lensherr 同学人生中最中二的时期(虽然事实证明他剩下的一生也比较中二吧,但是这是最厉害的时期,简直中二到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的地步),大有一种

“♂心碎厢找箇鞍瀞白勺桷lǔδ ~瀞瀞白勺整理~ 蕶lǔαň白勺鍶緒~ 峩椵裝鰹漒~ 娸實峩輸吥起♂” 的非主流情怀,然而年少的泽维尔少爷大概是没见过这种阵势,偏偏就吃这一套,于是这俩就在疯疯狂狂,十分忘我的私奔中。

但时间长了,两个不怎么会挣钱的小年轻,跑了没几天就没有钱了。于是Charles资本主义的骄奢淫逸就暴露出来了,旅游靠腿,买东西靠嘴(砍价)的生活让Charles那点浪漫主义情怀碎的稀烂稀烂的。于是俩个人开始无理取闹的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当然,一场充满着张力sex是和好的法宝。但时间长了,Charles就开始觉得Erik忧郁而神秘的气质变得乡村非主流起来,于是严重颜控的Charles突然清醒了起来。时年十九岁的Charles想到自己不仅私奔并没有什么卵用(泽维尔老爷子并没有很反对,也只是顺口说了几句),学业还没有完成,于是下决心回去。

在一次的争吵结尾Charles轻飘飘的说说出一句:我已经买了回家的车票了。Erik本来不信,但是回家以后发现家里的东西都被收拾走了,匆匆忙忙的赶到车站后发现Charles正拿着车票对他笑。Erik Lensherr顿时觉得自己陷入了二次恋爱。

 

 

 

 

 

 

*源于《精灵旅社》梅菲斯和乔森纳,德古拉和妻子恋爱的用词,是找到真爱的意思。


评论